我明白「治郁」唯有自渡

很多年前,催眠专家艾瑞克森先生受同僚之托,为其患有忧郁症的姑母看病,一位独身的老妇。


在巡视了空荡沉寂的屋子之后,艾瑞克森发现了几盆非洲紫罗兰──屋内唯一有活力的植物。


姑母说:“我没有事做,就是喜欢打理这几盆小东西,这一盆还开始开花了。”


艾瑞克森说:“好极了!你的花这般美丽,一定会给很多人带来快乐。你能否打听一下,城内什么人家有喜庆的事,结婚、生子或生日什么的,给他们送一盆花去,他们一定会高兴的不得了。” 


姑母依言大量种植紫罗兰,城内几乎每个人都曾经受惠。老妇的生活自此大有改变,本来不透光的老屋,变的阳光普照,充满彩色鲜明的小紫花。一度孤独无依的老妇,变成市中最受欢迎的人。


0312-7.jpg


这是一个真实而温暖的故事。艾瑞克森先生没有对其做什么解释和建议,而是巧妙地调动了患者自身的一种修复能力:自助。由此,患者心境和处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
对于抑郁症患者而言,在确诊之后大多会遵嘱服药。但对于药物治疗以外的建议,很多人却做得不到位。因为其中很多的事情,都是需要患者自己去完成,需要自助,也即自我治疗。比如,专业医生会建议患者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,尽量去运动。比如每天散步一小时,或慢跑半小时。这样的建议看似不足为奇,但坚持一段时间之后,辅助抗抑郁的作用就会显现出来。


而有的患者会忽视这样貌似简单、平常的建议,或者存在一个认识的误区:我都抑郁了,我有精力去运动吗?或者认为,我是个病人,怎么能像正常人那样去锻炼?


实际上,抑郁如同河水一样,有深有浅,如果处于浅水区,也即轻度抑郁,通常可以做一些经过努力就能完成的事情,以运动为例,慢跑、快走、打球、游泳等都是大有可为的。


0312-8.jpg


另外,抑郁包含的是一系列症状,但只要不是重度抑郁,一般不会包含所有症状。也就是说,总有一些心理领域还没有抑郁症状占领,这些相对完好的心理功能,则值得开发、调动。


比如,有的患者会觉得没有动力活动,但思维、注意能力倒还可以,那么可以通过阅读来获得充实、自信的感觉;


有的患者虽然心境低落,但行动力还好,那么可以做一些让自己感到被呵护宠爱的事情,比如吃一顿大餐或看一场电影。


就如同有人对洋葱过敏,那么就不吃洋葱,转而去体验洋葱以外的美食。这些都需要患者自己去尝试,去亲力亲为,去突破自己的舒适区,才能完成自我疗愈,也即自助。


曾有位患者遵从了医生的建议:多从行动中体验自己的力量和价值感。治疗期间,她就自购材料,做了一些可以镶嵌宝石的手机壳,然后去一些情侣约会的公园去推销。抱着不以赚钱为目的的轻松心态,很自然地和陌生的情侣打招呼,大方地介绍自己的小物件,并献上一些祝福的话,结果让她收获颇丰。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她不仅在经济上有了收获,也得到了陌生人的赞美和祝福。


0312-9.jpg


也许会有患者说,我原本就不是一个善于自助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生病。实际上,生病虽然是一种对健康的损耗,但也可能是一个人的心理重新整合、重新建构的契机。如果此时能够给健康的漏洞打上补丁,那么健康也就会升级。由此,也不枉抑郁一回。



作者介绍

宋崇升

副主任医师/副教授 普通精神科

北京回龙观医院


医学硕士

曾任北京回龙观医院睡眠医学中心主任及神经心理研究室主任。担任国家心理咨询师评审专家及多家专业杂志审稿专家,中国中医药促进研究会精神卫生分会委员,承担中科院心理所继续教育学院在职研究生的部分课程。


在精神卫生领域工作20年。参加编写著作5部,发表科普文章200余篇,发表专业论文10余篇。


2013年赴澳大利亚作访问学者,2015年获聘昌平区健康素养讲师团讲师。


曾参与“马航”失联家属心理危机干预及其他社会心理危机干预工作。


擅长双相情感障碍、睡眠障碍、抑郁障碍、焦虑障碍、神经症等心理疾病的药物治疗及心理辅导,擅长催眠心理治疗。




本内容版权归好心情所有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。 本内容仅供健康科普使用,不能作为疾病诊断及治疗依据,请谨慎参阅。

宋崇升
副主任医师丨普通精神科
三级甲等 北京回龙观医院

扫码关注医生

在线客服

电话咨询

关注微信

下载APP
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