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双相情感障碍日丨双相障碍治不好,有时可能是因为遇上了“猪队友”
图片

双相障碍

双相障碍是一种 “可怕”的精神障碍。它致残更致命,它不仅令无数才子佳人萎靡沉沦,更是青壮年人群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

图片
图片

然而,双相障碍并不是绝症,经过及时、充分、正确的治疗,大多数患者是可以康复、痊愈的。只不过,在具体的临床实践中,很多双相障碍患者,并不是本身治疗难度大而久治不愈,而是因为在治疗过程中,遇上了“猪队友”:

01

基于个人偏好,质疑医生的诊断,无意中把治疗引入歧途


案例1:患者A,15岁,初中生,半年前被诊断为双相障碍,经充分系统的治疗后,病情明显改善出院,但出院后家属认为“双相障碍属于重性精神障碍”而其孩子的病情并不严重,并声称患者从来没有过“躁狂发作”,因此坚持认为患者是抑郁症而不是双相障碍。家属为了印证自己的观点,四处求医。当然,接诊的专家们,由于无法获得(患者以及家属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诊断,有意的隐瞒病史)患者既往有“轻(躁狂)发作”的证据(这是目前诊断双相障碍的主要依据),自然不会给患者下“双相障碍”的诊断。

由于诊断更改,治疗方案也随之改变,之后患者的病情每况愈下、感觉越治越差。


图片

医生点评:双相障碍的抑郁发作与抑郁症十分类似,因此在临床上很容易被误诊为抑郁症。由于双相障碍与抑郁症是两种不同的疾病,在治疗方法上截然不同。

且不说质疑医生的诊断,会使得医患之间“友谊的小船”说翻就翻,“医患同盟”难以建立起来;更重要的是,误诊会将患者的治疗误入歧途,导致病情得不到及时、有效的控制,甚至酿成悲剧

02

自认为 “心病只需心药医”,以“是药三分毒”为由抗拒药物的治疗


案例2:患者B, 24岁,读研二的时候发现自己情绪有问题,主动就诊,医生诊断为双相障碍并给予了相应的药物治疗。然后,其母亲得知情况后,认为其女儿只是“心结一时没有打开”,只需要心理开导一下即可,并认为“是药三分毒”,因此偷偷的把患者的药扔掉。患者连续几个晚上几乎彻夜不眠,情绪极度崩溃,某夜趁母亲熟睡中投江自尽,从此命丧黄泉。


图片

医生点评药物是治疗双相障碍的主要手段。尽管双相障碍主要表现为心理上的症状,但其本质上是一种“生理疾病”,即大脑发生了病理生理改变而引起的。

因此,必须借助医学的手段(主要是药物)来纠正这些病理生理改变,才能让患者好起来。脱离了药物的帮助,就如同叫一个骨折的患者靠自己的意志站起来一样,不仅徒劳,还会带来二次伤害。

03

以检查不出异常为由,斥责患者为“装病”


案例3:患者C, 女,15岁,高三学生。因“双相障碍”而住院治疗。出院的时候,因临近高考不到3个月,回校投入复习。然而,患者无法持续的在学校里呆上一周,每次回校不到几天,就说这里疼、哪里痛,而且每次不适似乎都不重样,可一接回家中上述症状很快消失,去医院行各项检查均未见明显异常。患者父母百思不得其解,认为患者就是在“装病”,于是狠狠的把她训斥了一顿。结果,患者干脆就完全不上学,甚至父母一提到上学二字就马上发飙。


图片

医生点评:双相障碍的每一次“发病”,都无异于“神经系统”的一次“骨折”。医生通过短暂的药物治疗,使其症状初步得以控制,此时只相当于把“骨折端”对位对线固定好而已,还不足以恢复到能“负重前行”。

上述小C出院后即回到学校,一方面因认知功能尚未恢复,学习的能力远不及病前,另一方面因前期生病、住院而落下很多功课,此时要跟着其他身心健康的同学一同冲刺、学习,其压力可想而知。

她一回到学校就出现各种躯体不适,其实是其身体对其对外界压力的“应对无效”而发出的一种信号,是精神压力向身体各个部位的一种传递,就如同骨折的患者,在骨折未完全愈合的情况下负重会感觉到疼痛是一个理。

作为家长,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及时给患者减压,给患者申请休学,让她在无压力的环境下康复,待她康复彻底后再重读高三。而不是一味斥责,让疾病康复变得遥遥无期,更让亲子关系变得异常紧张,也令患者对复学彻底丧失信心。

04

父母破碎的婚姻,让孩子受伤的心灵更无栖息之地


案例4:患者D, 女,14岁,1年前被诊断为“双相障碍”,经医生的精心治疗,病情一度得到明显的改善。

然而,半年前,其父亲被发现在外面包养小三并育有1儿,之后父母天天吵架闹离婚。3个月前,父母正式分居,患者跟随母亲一起住。

父母分居之后,表面上家庭趋于平静,但患者明显的察觉到母亲一直未曾从这破裂的情感中恢复过来:一方面,天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斗气式的参加各种所谓的“相亲局”;另一方面,对患者与其父亲的交流、互动视为对她的“背叛”。

父亲这边,可能是出于对患者的愧疚以及一直以来深厚的父女情感,一直在明里、暗里的给予患者支持和陪伴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患者也很敏锐的感知到,父亲背负着来自母亲以及外面的那位“女人”的压力。父母之间分裂的情感,既让患者对成人世界感到绝望,也让她觉得,在这个“家”里,无论自己身处父母的任何一方,都是一个多余的存在。为了不再成为父母的“累赘”,小D在某一天选择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
图片

医生点评:作家艾米丽•史密斯(Emily Smith)认为,铸就人生意义的四大支柱之首就是归属感。

归属感来自于一种关系,一种你与他人在本质上彼此是否处在相互珍惜的关系中,是你与他人的深度联结。

在临床上,我们发现,很多有自杀意念的双相障碍患者,最终没有把这种意念付诸行动,是因为他们内心还有一些值得她/他牵挂的人。而相反,像小D那样的患者,是因为“生无可恋”,所以才走得如此决绝。在她的治疗过程中,父母破碎的婚姻,让她本来就受伤的心灵,丧失了栖息之地,成为压垮她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

05

父母没有原则的爱,把孩子宠成了一个无法融入社会、只能寄居家庭的“巨婴”


案例5:患者E,女,16岁,3年前患者被诊断为“双相障碍”后就一直休学在家。从小到大,父母对小E都是有求必应、宠爱有加,尤其在小E得病之后,这种宠爱更是变得更加没有边界:月均上万的生活费,想买就买的名贵包包或衣服,早恋、喝酒、吸烟、熬夜、泡吧等,任她我行我素,至于学习、工作更无任何要求或期望。

虽然医生多次对患者父母的这种教养方式提出了批评,但小E的父母不以为然,他们认为:如果他们不满足孩子的要求,怕她会走极端。她只要活着、开心就好,其他的就不指望了。

正是因为父母这种没有原则的爱,小E的情绪虽然经过治疗得到了有效的控制,但因为她的康复和成长,缺乏父母正确的指引,使她始终无法重返校园、融入社会,成为只能寄居家庭的“巨婴”。


图片

医生点评双相障碍的治疗目标,不仅仅在于症状的控制,更重要的是社会功能的全面康复。

然后,在临床中,经常存在两类极端的家长:一类是激进型的家长,无视患者生病的事实,对孩子始终抱有很高的期望,并对其有很严的要求;一类是躺平型的家长,过分强调患者的病人角色,对孩子无望、无欲、无求。

上述小E的父母,就属于这一种。客观的讲,这两者都不可取。至于孩子生病之后,父母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陪伴者,这是一个很宏大的课题。

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,我经常引用一名台湾学者的八字箴言来与家长共勉,即“管之、教之、爱之、望之”。所谓管之,就是设立行为准则;所谓教子,就是讲道理,告知孩子为何要这样做而为何不能那样做;所谓爱之,就是赋予上述管、教有温度、有人情味;所谓望之,就是赋予期望、引领方向。孩子生病,虽然会给孩子的成长造成一定的困难或阻力,但越是这个时候,越需要家长的正面激励和正确指引,让孩子始终对康复有信心、对成长有动力、对未来有期盼。

06

只看到孩子身上的问题,而对自身问题视而不见,让患者“习得性无助”


案例6:患者F, 男,17岁,独生子。罹患双相障碍半年余,经过住院充分治疗,患者的绝大数症状都得以控制,但在出院后半年,患者的康复遇到了瓶颈——患者一直赋闲在家,无法上学,跟父母的沟通很少,对未来也没有规划或打算,情绪虽然还算稳定,但总体偏低落。在父母陪诊期间,患者母亲反映:患者父亲脾气暴躁,骂人、爆粗口是家常便饭,有时甚至有暴力行为,更容不得别人说他。对待患者,很少会看到孩子的进步,总是说他这不好那不行,看那都不顺眼。


图片

医生点评: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镜子,“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,都有一个有问题的家长”。

虽然,双相障碍的病因是多方面的,但家长的因素确实不容忽视,甚至会成为影响患者能否顺利康复的关键因素。

像这个案例,小F无论如何努力,都得不到家长的认同和肯定,久而久之,就会“习得性无助”,即认为自己怎么努力,都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,干脆就直接“躺平”。此外,父母中任何一方,脾气暴躁,会令整个家庭气氛都很紧张,家长的不良情绪也无形中会传递给孩子,从而使其病情雪上加霜。因此,孩子生病了,作为父母,一定要首先审视自身,及时发现、纠正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,为孩子的康复扫清障碍。


图片
图片

以上是双相障碍患者父母在陪伴患者治疗过程中常见的问题行为,但临床中,问题行为远不止此。希望患者家长们,能以上述反面教材为鉴,与医生结成坚定的“医患同盟”,共同为患者的康复努力,避免成为患者治疗进程中的“猪队友”。


本内容仅供健康科普使用,不能作为疾病诊断及治疗依据,请谨慎参阅。 本文为转载文章,如有侵权请联系平台删除。

扫码关注医生

在线客服

电话咨询

关注微信

下载APP

意见反馈